<kbd id='hlUorKxEL'></kbd><address id='hlUorKxEL'><style id='hlUorKxEL'></style></address><button id='hlUorKxEL'></button>

              <kbd id='hlUorKxEL'></kbd><address id='hlUorKxEL'><style id='hlUorKxEL'></style></address><button id='hlUorKxEL'></button>

                  首页

                  库克:苹果并非追随者 2020年后的产品已在研发中

                  发表时间:2018-02-22 16:41 来源:??????????????

                  库克:股价是一个结果,而不是一个成就本身。对我来说,它关乎产品和人。我们做了最好的产品吗?我们丰富了人们的生活吗?如果你正在做这两件事情--显然这些事情是紧密连接的,因为一个导致另一个的出现。在这种情况下,你肯定会有好年景。

                  库克:想想那些只能听个响声的产品,简直是在浪费艺术家们苦心打磨出来的细节。如果你买了这类音箱,就意味着抛弃了所有精华,音乐里的艺术和匠心都没了。HomePod能对这些重要的东西进行还原。音乐的重要乐趣之一就是听到完整的声音细节。

                  “无论哪款产品,如果你深挖一下就会发现我们的研发其实开始的比对手都早,只是苹果花了更多时间来打磨,因为我们不想将用户当成实验室。在我看来,耐心是苹果独一无二的品质,我们愿意等产品成熟了再开售。”库克解释道。

                  问:我们忘记了iPhone并没有立即被所有人接受这一事实。

                  “我不觉得这是‘跟随’。我不会用这个词是因为这像是苹果在等其他厂商来帮忙验证市场,而事实并非如此。如果你了解产品研发,就会发现,其实苹果的研发项目在产品上市前几年就开始了,iPod、iPhone、iPad和Apple Watch等产品都是如此。它们并非市场上的第一款产品,但确实是第一个将该门类产品带入新阶段的产品,对吧?”

                  问:考虑到世界的无情变化,你如何优先考虑苹果将要把时间投入到哪些领域?哪些事情值得关注?哪些事情会让苹果分心?

                  此外,库克还表示,音乐无论对他个人还是公司来说都相当重要,这也是苹果将音质作为HomePod第一设计要务的原因。

                  库克:我认为每年对苹果而言都是好年景。甚至当我们从收入的角度看问题时,情况也是这样。这些年对苹果而言是难以置信的好年景,因为从内部来看,公司的产品线变得越来越好。当然从外部人们并不能看到这一切。在当年推出iPod之前,我们也不确信iPod会有什么样的发展。但很明显,它以一种难以置信的好方式改变了事物。iPhone当然是一款定义了类别的产品。但是在这款产品上市之初,谁又能认为它会有着这样的影响力?

                  他表示:“苹果认为Apple Music是顾客迫切需要的一项服务。我们担心这项服务被抽干了人性,担心它变成只有比特和字节的世界。苹果更愿意让音乐服务充满艺术和匠心。我们做Apple Music并不是为了钱,在我看来它对艺术家们非常重要,如果我们还想继续拥有一个创新能力十足的社群,艺术家口袋里就得有钱。”

                  下面,就是这次采访的精华部分:

                  iPhone X能做的不仅仅是照相。通过ARKit,数以千计的开发者最终将能够把增强现实技术植入到他们的应用当中。它们当中的一些有些会有深刻影响力,甚至是改变人们的生活。我对此深信不疑。

                  库克:当然不是。虽然我们每季都需要发布财报,但它不会对一家公司的发展产生任何实质性的影响。

                  被问到苹果搞出领先技术,如Face ID时,是如何做决定的?又为何决定要跟随其他厂商做智能音箱时,库克又专门纠正了“跟随”这个词。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本周二,知名商业杂志《快公司》(Fast Company)将2018年年度最具创新力大奖颁给了苹果公司。今天,它们又对苹果CEO库克进行了专访。

                  库克:驱使我们的是制造出产品,让人们有能力做他们以前不能做的事情。就拿iPhone X的照明模式来说,这项功能使用了机器学习技巧来实现分析相机所拍摄的头像,让用户可以在照片预览中或者拍摄照片后更改对人物肖像的照明效果。过去,只有专业摄影师使用特定的设备才能做到这一点。如今,虽然iPhone X的售价称不上便宜,但照明模式设备在过去就需要数万甚至是数十万美元。

                  库克:音乐很有趣,因为它能激发人们的灵感。它激励人们。有着深厚的感情联系。苹果为音乐家提供服务能够追述到上世纪80年代。这一点一直深植于我们的基因当中。我们认为,音乐是顾客迫切需要的一项服务。我们担心这项服务被抽干了人性,担心它变成只有比特和字节的世界。苹果更愿意让音乐服务充满艺术和匠心。我们做Apple Music并不是为了钱,在我看来它对艺术家们非常重要,如果我们还想继续拥有一个创新能力十足的社群,艺术家口袋里就得有钱。

                  问:投资市场让创新变得更加艰难?还是华尔街激发了变革?

                  “想想那些只能听个响的产品,简直是在浪费艺术家们苦心打磨出来的细节。如果你买了这类音箱,就意味着抛弃了所有精华,音乐里的艺术和匠心都没了。HomePod能对这些重要的东西进行还原。音乐的重要乐趣之一就是听到完整的声音细节。”库克说道。

                  问:其他智能音箱没有向HomePod一样关注音质。它们玩的是数字助手概念。苹果在智能音箱市场采用了另一种做法,这一点非常有趣。

                  问:你如何看待局外人的意见?有些人抱怨说:“哦,苹果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其他人会说:“哦,有这么多新的东西,苹果已经达到巅峰。”

                  “对苹果来说,在产品端我们必须提前三到四年来布局,因此现在我们已经在努力开发本世纪下个十年用户要用的产品了。”库克透露称。(编译/锐志)

                  问:那么什么更重要?

                  库克:消费者就如同珠宝。每天我都会阅读大量的用户评论,而且它们的差别很大。一些人会写关于零售店体验的积极内容,如一位苹果员工为他们做了难以置信的工作。他们。一些人会说,“嘿,我想要一个现在不在产品中的功能。”也有些人会说这个功能应该是这样的,有些人会说我们的产品让他们拥有了改变生活的体验。虽然我不会阅读所有的用户评论,但我会看其中的一些,它有点像是每天测量血压。

                  库克表示:“股价只是结果,它本身并不是什么成就。对我来说,它关乎产品和人。我们做了最好的产品吗?我们丰富了人们的生活吗?如果这两点你都做到了,就肯定能有个收获满满的新年,毕竟两者是相互关联的。”

                  以下为本次专访内容摘要:

                  不过,对于诞生不久的Apple Music,库克还是很关心的。在被问到该业务是否是苹果的一大利润来源时,库克给了否定的回答。

                  问:你从消费者那里得到的批评是什么?

                  问:是什么让苹果年复一年地用新产品取悦消费者呢?

                  库克:答案永远是产品和人。无论是每年、每月、每周或每天的最后,问题都是“我们是否在这些问题上取得了进步?”

                  问:你是说回报不一定会出现在这种节奏上?

                  问:什么让人们误解或是低估了苹果?

                  库克:人们当时曾说,iPhone永远不会成为畅销产品,因为它没有物理键盘。我们推出的每一款产品都有着类似的故事。从长远来看,你只需要相信战略本身会带来财务结果,而不是分散注意力,专注于它们。因为专注于它们并不能真正做任何事情。这可能会使结果更糟,因为你把目光从真正重要的东西上转移开了。

                  问:什么让去年变成了好年景?是新产品吗?还是股票价格?

                  无论哪款产品,如果你深挖一下就会发现我们的研发其实开始的比对手都早,只是苹果花了更多时间来打磨,因为我们不想将用户当成实验室。在我看来,耐心是苹果独一无二的品质,我们愿意等产品成熟了再开售。

                  库克:我们没有乐感,但我们当然会倾听。但是因为我们知道公司内部发生了什么,我们只能找另一个频道听,并把噪音屏蔽掉。

                  库克:对于一个没有使用过我们产品的非正式观察者来说,他们可能会错过的是苹果与其他技术公司的区别。对于一位只关注营收和利润的财务投资人而言,他们会认为我们这一点做得不错。但这并不是我们的全部。我们是一群致力于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人的结合体。对我们而言,技术是背景。我们不希望人们不得不关注比特和字节、反馈和速度。我们不希望人们不得不使用多个操作系统,或者是使用一款无法与其他设备整合的产品。我们同时从事硬件和软件工作,并提供一些重要的服务,目的是为了向用户提供一个完整的系统。

                  问:拿杂志业务来说,当我们编辑完一期杂志后不会立即发行,要等到印刷完成后才会发行。有时候,强制执行的纪律对推动人们很有价值。一方面,你是有耐心的;但另一方面,你必须设定最后期限,以某种方式创造强制功能。

                  id="mp-editor">

                  库克:我不觉得这是“跟随”。我不会用这个词是因为这像是苹果在等其他厂商来帮忙验证市场,而事实并非如此。如果你了解产品研发,就会发现,其实苹果的研发项目在产品上市前几年就开始了,iPod、iPhone、iPad和Apple Watch等产品都是如此。它们并非市场上的第一款产品,但确实是第一个将该门类产品带入新阶段的产品,对吧?

                  问:音乐一直是苹果品牌的一部分。Apple Music的用户增长非常迅速,但流媒体音乐服务并不是赚钱利器。你认为流媒体是一个潜在的独立利润领域,还是其他原因很重要?

                  在苹果公司的动机上,库克总是会效仿乔布斯,称自家努力创新并非为了赚钱,它们更注重打造好产品来影响人们的生活。如果你做得好,钱自然会来。在这次采访中,库克重申了这一点。

                  同时,库克还透露称,苹果已经开始研发三到四年后的产品了。他还暗示称有些产品的布局甚至超过这一周期。

                  就拿我自己来说,没有音乐我就无法锻炼。我不是为了好玩才去健身房的。你需要一些东西来鼓励你,激励你。对我而言,这就是音乐。这也是晚上帮助我安静的事情。我认为音乐比任何药都更有效。

                  如果你像库克一样频繁接受采访,恐怕很难拿出什么新花样。这次采访虽然有一定的编排痕迹,但依然出现了不少精彩片段。

                  库克:真相是投资市场对苹果的影响不大,我们有点像是局外人。更通俗的讲,如果关注美国经济,按照季度衡量都是偏负面的。当你的投资是长期的时候,你为什么会在90天内衡量一个企业?

                  问:有时苹果会率先引入独特功能,例如Face ID。其他时候苹果可能跟随潮流,只要提供自己觉得更好的东西,比如HomePod,它并不是第一款家庭智能音箱。你如何决定什么时候可以跟随潮流?

                  库克:你必须有强制功能。对我们而言,就产品来说,我们目前正在为2020年之后开发产品。对苹果来说,在产品端我们必须提前三到四年来布局,因此现在我们已经在努力开发本世纪下个十年用户要用的产品了。

                  你还希望有灵活性,以便你继续探索和使用该产品,并发现更多你想做的事情。你必须找到平衡。产品就像是火车一样,当火车离开车站后,当你发现有了更好的创意,你需要把它放在下一列火车上。你不可能把已经离开车站的火车又召回来。

                  库克:世界上的噪音比变化还要多。我的任务之一是把噪音与那些真正在工作的人隔离开来。在这种环境下,这将变得越来越艰难。重点是对一大堆伟大的想法说不。我们可以做的事情比过去多,因为我们的规模已经变得更大。你必须确保把注意力放在最重要的事情上。我们在这一点上做得相当不错。多年前,我曾在一家公司工作。只要你走进这家公司的走廊,你都会看到与公司股价相关的标语和口号。但是你在苹果就找不到这些内容。着并不是因为你可以在iPhone上查到苹果股价。

                  问:你是否会回顾过去,说这一年是好年景,那一年表现的不尽如人意?

                  苹果的所有员工都有着相同的目标。这是让我们在一起共事的动力。(编译/明轩)

                  相关阅读